没人没人没人 各大景区纷纷上演“空城计”

来源:品橙旅游 发布:2022年05月13日 作者: 人气:91714


近日,旅游业刚刚经历了疫情以来最冷的“五一”假期,全国国内旅游出游人次与收入双双大幅下降。各地出行政策的收紧,让以往人潮拥挤的景区客流量锐减。假期里的景区,没有什么比“空空如也”更合适的形容了。

低迷的旅游,空荡的景区

“五一”假期开始前,各地景区“如临大敌”,相继发布了预约、核酸、验码、限流等一系列防疫举措。文旅部数据显示,今年“五一”假期,全国共有8716家A级旅游景区正常开放,占A级旅游景区总数的61.3%。

而这六成开放的景区,实际客流也寥寥无几。4月30日,“五一”假期第一天,九寨沟购票人数仅有1149人,仅为当日接待量的3%(游客限量4.1万人);而云南丽江古城游客不足1.6万人,创历史新低;以往人挤人的秦始皇兵马俑博物馆停车场内只有少量车辆停放,更有网友感慨“俑比人多”。

河南省重点文旅项目,银基国际旅游度假区也遭遇“寒流”。这家包含了银基动物王国、银基冰雪酒店、银基黄帝宫御温泉、银基冰雪世界、银基乐海水世界的度假区曾经是河南客流、营收双第一的景区。银基文旅相关负责人向品橙旅游透露,从4月30日至5月3日,度假区4天共接待游客2.4万人,不足去年同期一天的客流量。

“五一”假期,袁家村按照防疫要求,将景区承载量控到50%以内,游客从下高速口到村里要经过三道关卡。袁家村副主任王琪表示,今年假期,袁家村主要客流来自省内,整体客流量下滑明显。

其实不止“五一”假期,2022年以来,受疫情影响,全国多地景区的客流量都在急剧下降。某旅游从业者对品橙旅游表示,在丽江某4A级景区待了一个下午,肉眼可见,游客不到20人。

2022年开年,银基文旅旗下景区因疫情影响闭园一个月,春节假期客流稍有回暖之势,但又因3月全国疫情的影响而再次遭遇“倒春寒”。“五一”假期最后一天,银基度假区已暂停开放。

近五个月以来,受疫情影响,北京、河南、湖北、浙江、广东、河北、辽宁、安徽等多个省市关闭了大批景区。而仍在开放的景区,情况也不容乐观。黄山风景区数据显示,第一季度,景区累计接待进山人数为 20.51 万人,同比下降 34.88%。特别是3 月份受疫情影响,接待进山人数为 3.42万人,同比下降 81.13%。

空前运营压力下的自我救赎

疫情的不确定性给各地景区运营带来了空前的压力。据不完全统计,2022年第一季度,黄山旅游、桂林旅游、天目湖、九华旅游、西藏旅游等上市公司营业收入、净利润都出现了较为严重的下滑,甚至净利润同比下降超100%。

2022年开年至今,郑州市疫情反复,使得旅游市场变幻难测。“目前,银基文旅面临的压力也是空前的。”银基文旅相关负责人表示,反复闭园导致无法如期收获现金流,资金压力大幅上涨。但运营成本无法减少,要确保动物的正常饲养、各种设备的正常保养、冰雪世界每天的恒温保障、员工的待遇及维稳等方方面面。银基度假区正面临着极大的考验,但疫情并没有阻挡他们积极探索、创新求变的步伐。

为了应对当前严峻的形势,各地发布了纾困政策的同时,景区也开始积极地自救。

在线下运营面临种种阻碍的情况下,景区开始向线上发力,比如开展旅游+电商、直播。疫情的发生,加速了袁家村旅游电商和旅游直播的探索。在袁家村公众号的店铺里,上架了手工粉条、辣椒面、香醋、菜籽油等农副产品,以及酸奶、酸乳酪等轻食产品等。

同时,直播带货也是袁家村探索的一大方向。据悉,袁家村粉条合作社最先开始尝试直播带货,目前拥有2.6万的粉丝,点赞量达20.6W,直播营收可以占到整体收入的三成左右。在袁家村粉条姐的直播中,除了销售粉条以外,她还经常带着网友走进生产车间,参观粉条的现场制作流程。

王琪透露,很多在店铺下单的客人都来过袁家村,有了一个很好的体验后,才转到线上采购,有一定信任基础。同时,袁家村产品都是由内部完善的供应链提供,大多是自产自销,原材料、加工工艺都可以得到保证。

其次是紧跟户外露营的风口。户外露营可以说是2022年旅游市场中最热的场子,网上更是流传着“整个朋友圈都在露营”的说法。

银基文旅相关负责人表示,疫情虽然对文旅行业并不友好,但银基团队拒绝躺平。在本地游成为主流趋势,露营项目爆火的时候,银基文旅及时布局露营市场,以“景区+露营”的创新模式,在清明小长假乃至五一期间推出了“银基云岩湖森林露营地”和“银基冰雪酒店森林秘境野奢露营节”两种不同类型的露营地,收获了较高的市场热度及好评。

今年是银基文旅发展的重要里程碑之年。3月9日,银基文旅IPO项目启动暨辅导机构签约仪式,希望通过资本市场助力,突破发展瓶颈,赋能企业可持续发展,这是银基文旅的一个新起点。同时,银基国际旅游度假区也被列为郑州重点打造的四大文旅片区之一,可以说银基文旅集团今年启动IPO项目、签约辅导机构,正当其时。

第三, 在直播间里“云游四海”。抖音生活服务联合巨量引擎城市研究院《 五一抖音旅行报告》指出,“五一”假期,2.5亿人次在直播间跟着导游打卡景点;网友宅家观看旅行视频,做了38.5亿次“云游”。

“五一”节前,大众点评联合长隆野生动物世界,推出了“云游动物园”的主题直播活动。数据显示,“云游动物园”推出不到两周,大众点评“动物园”搜索量较直播前上涨了35%。

业内人士分析,线上“云旅游”填补了大家对出游的向往,同时也成为一种“预游乐”方式,不少用户通过各种直播,提前收藏当地热门的餐厅、景点和玩乐打卡地,为疫后出行提前种草。

不确定的未来,景区如何应对?

2020年难,2021年难,没想到2022年更艰难,恐怕是当下大多数旅游从业者的心声。四川大学旅游学院李原教授表示,疫情常态化下,疫情反复地的折磨着旅游市场,慢慢地消磨着消费者的热情与欲望,各地区防控措施层层加码更刚性地阻断了消费需求,长途的、长时段、低频的旅游市场衰减是必然趋势。

最直观的影响是,景区经营压力日益严峻,加之三年多时间的苦熬,对以往现金流的消耗无疑是雪上加霜,生存成为无法逃避的现实问题。此外,一而再、再而衰、三而竭,看不到未来、看不到尽头、看不到希望的痛苦会成倍数放大景区管理者的心理负担和挫败感。

李原认为,当下,景区唯有适应、变革。疫情发生以来,短时、短途、高频的休闲度假市场异常火爆,资源导向的观光型景区显然已无法满足新的旅游消费需求。景区必须要依托自身位置、环境、管理、市场等条件,去开发出新的产品,赋予景区新的体验内容,在低谷中寻找生机。活下来,再发展是当前景区应该建立的基本战略思维。

当下,虽然各地景区正经历着前所未有的“寒冬”,但旅游已经成为人们必不可少的休闲方式,只要疫情得到控制,大众旅游的热情必然会回归。希望各地景区都能够熬过这个“寒冬”,等来黎明。

“旅游现在时”编者的话:

有人说,这是旅游的“至暗时刻”。这话早在两年前就说过了。但谁也没有想到“没有最差,只有更差”。

随着疫情的发展,跨省游的空间不断被压缩。与2021年相比,现在的旅游人无事可做、英雄无用武之地。

我们看到了太多转行、失业的旅行社“计调”,看到了太多从旅游行业离开的市场、公关,也看到了太多经过三年挣扎已然放弃挣扎的旅游企业老板、创始人。他们现在只有等待。

经过一轮轮的“建议”“呼吁”,媒体也陷入了两难:哭诉吧,于事无补,大家的心理日渐麻木,而且现在的问题已不仅仅是旅游业可以改变的;视若无睹吧,于心难安,毕竟现在的确是艰难的时候,我们必须要与业者共进退。

我们不悲观,也不乐观,我们只是“记录”。记录下现在旅游业的现状,尽可能地提出我们的解决方案。

在沉重的现实面前,我们能力有限,但却依然拼尽全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