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命不息,追求不止!一个追求理想、自由、正义和公平的追梦人

来源:情客网,情客旅行 发布:2016年10月24日 作者: 人气:2453
陈炜,情客网创始人,作家,独立学者,证券投资师,摄影师,旅行达人,情客旅行家,农民。作品多次荣获国内外各种赛事大奖。人活着的意义,不只是活着,而是有价值地活着。心若在,梦就在。我是一个追梦人,为了实现初中时在心里形成的那个“作家梦”和“企业家梦(后升级成投资家梦)”,我不断地将自己清零,不断地粉碎着自己,重塑着自己,苦行僧似地行走在通往人生尽头的路上,而不管前方道路是否坎坷和泥宁,始终风雨兼程,坚定如一。生命不息,追求不止!

生命不息,追求不止!一个追求理想、自由、正义和公平的追梦人

             本文授权情客网、情客旅行(www.qingkewang.com)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


陈炜,情客网创始人,作家,独立学者,证券投资师,摄影师,旅行达人,情客旅行家,农民。作品多次荣获国内外各种赛事大奖。

虽然我极喜欢过简单的生活,崇尚顺其自然的活法,但是,命运总是站在我的对立面,把我的人生摆弄得极其复杂。至目前为止,从事或经营过技术员、编辑、记者、广告人、策划人、职业经理人、作家、证券投资理财人、商人等二十多种职业或行业方面的工作。既使做了那么多与“人”相关的职业和行业,但很多时候,活得“如狗一样”,夹着尾巴做人。

在这些头衔中,我最喜欢农民这个称谓。有时和一些不相识的人聊天,当他们问我做什么职业或工作时,我直接了当地说我是农民。事实上,我的确是一个地地道道的农民。我出生于农村,到贵阳读书前在老家也干农活;从珠海回贵阳后,正规当过一年以种蔬菜为主的农民;在我老家,我名下现在还有几亩承包地。我并没有觉得做一个农民很卑微,相反,我觉得做一个农民很光荣。



图1  山不在高,景好就行。在花溪公园欣赏秀美风景。


我出生于中国的“第三世界”——贵州纳雍一个偏僻的山村,童年在快乐无忧中安然度过。在那个遍地生长贫困的年代,我们一家人依然没有挨饥受冻。我曾经看到同学冬天下雪和凝冻的日子,打着赤脚去上学;也曾经看到同学在夏天青黄不接的季节没饭可吃,一天只吃一两餐从地里新挖的土豆充饥。至今,每每想起,这些情景,还历历在目地浮想在我的脑海里。

这也许就是我以后想在商业道上一条路走到黑的原始触角和深层原因吧。为此,我很感谢我的祖父,是他艰苦打拼,留下一栋上世纪五十年代建成的材料上佳做工不错的实用木房,为我们一家人遮挡风霜雨雪;同时,我也很感谢我的父母亲,是他们冒着“割资本主尾巴”风险,白天出工干活,有时晚上跋涉几十里山路,偷着躲着地做一些小生意,赚点小钱,然后想方设法去换一些粮食回家,弥补粮食不够吃的欠缺,让我们一家人哪怕在生活最困难的“伙食堂”年代,也没有挨饥受冻。

少年大多数时间,我在那个山村附近的小学和戴帽中学度过。十一岁时,为赚五毛钱的背工费,到几里远的河边背河沙给学校修教师宿舍;十二三岁时,和那些“赶马哥”一起,利用星期天和寒暑假时间,赶马为供销社和附近村民驮运百货、土产和燃煤等物资,一个来回赚一两元钱;公路修通后,周日和假期的时间,赶着我家那辆在那条公路上第一辆通行的车——马车,去附近几十里的地方运送物资,一天能赚七八元钱。后来读初三时,偶尔陪大哥去赶集时,也开一下他买来跑运输的那辆手扶拖拉机。小学与初中的书学费和零花钱,大多是自己挣的,包括那块花四十元买的令当时同龄人羡慕不己的“上海金鸡表”,那床花十八元买的以后陪了我十多年“走南闯北”的双人床单。


图2 刚到贵阳读书时,青涩青春开始在花溪桥下随水流逝


我深深爱着我的父母,为了求学,我却远离了他们。我在省城贵阳读书的那四年,我再也没有勤工俭学,每个寒暑假都回去帮他们做做农活,陪他们过过节,聊聊天。那四年,我买过很多书,几乎倾尽所囊,那种购完书后没钱坐车然后徒步十几里返回学校的痴狂,现在想来都有些哑然失笑;那四年,我除了读自己购买的书外,也用自己买的书交换别人的书来读,或者借学校图书室或他人的书来读。那四年,我读过的书,到现在为止,在我读过的书中,依然占了很大的比重。

也是那四年,边读书的同时,有空自己写一些散文和诗歌之类的短篇首文章,我的第一篇处女作就是那时在《贵州日报》上发表的。由于写诗尤其是短诗,花不了多少时间,快则十分钟,慢也不超过半小时,所以短篇首中,诗歌占很大的比重。那时,虽然爱写诗歌,写得最多的也是诗歌,但自认为,我写的诗歌质量是迩于散文质量的,即便如此,那四年,我还是被吸收为中国大学生诗人协会会员、中国中专生诗人协会、北方青年诗人协会会员和文化艺术研究部文艺创作员。这些在学生时代令人羡慕的头衔,我很少向人提及,我们同班同学中,知道其中一两项的也是凤毛麟角,完全知道的应该没有。

那四年,我用美好青春年华,慢慢去编织那些少年时沉淀在心里的梦想。


图3  我在这片土地做过菜农,我在自己亲手栽种的桃林中留影


毕业后,我分配到贵州最大的国有企业水城钢铁集团公司,在其下属的一个分厂从事质量管理方面的工作。两年后,响应了邓公“胆子要大一点,步子要快一点”的号召,去了当时中国四大经济特区之一的广东珠海经济特区,在那里一年多的时间里,从事过玩具、传媒、制造和销售方面的工作。

为了与曾经的人生另一半结合,我返回贵阳,再次开启人生的商业之路。然而这条路却曲曲折折。在这期间,我从毕节到贵阳长途贩卖过土豆,从安顺到珠海倒卖过腊染服装,在贵阳做过劳保用品生产加工,当过种蔬菜的农民,也曾专兼职做过股票投资。后来,也因建房后身无分文,或生意亏得一无所有时,相继短暂在贵州金关集团公司开发部任职,在贵州环宇实业公司做总经理,在国泰君安证券公司做证券投资理财业务工作。每一次待喘过生存的气来后,继续行走在靠近理想发展的创业之路上。


图4  在中国第一棋盘滩,我似社会生活棋盘中的一枚棋子


2002年,我在国泰君安工作时,所有人生积聚的生活沉淀,如一个沉积很久很深的堰塞湖,压得我喘不过气来,所有简单的发泄方式,都难以有效泄去心中积压的洪流。必须找到一种方式,泄去积压在内心的堰塞湖水,可是试尽所有的方式,都没有好的效果,迫不得已,我想到苦行僧式的长篇小说创作。这是一个此前从未尝试过的创作领域,这是我在尝试诗歌、散文、短中篇小说创作达不到泄洪效果后,无奈之下进行的一种长篇创作尝试。曾记得,我那时想把那些年自己在证券市场和身边人投资和生活的故事写下来,定好《大赌场》的名字,把几十个人物的名字命名好,大体打了一个腹稿提纲,连书面写作提纲都未草拟,就开始动笔创作了。小说中所叙的人与事,真实度高达百分之八十以上,我只从文学创作的角度,稍加处理。一稿完全是手写,或收盘后有时间写一下,或晚上有时间写一下。有时一天只字未写,有时一天写几百字,有时一天写几千字。就这样,前后花了半年多的时间,当第一稿写毕后,人也轻松多了。

2003年,贵州省文联开创全国先河,实行首届文学招投标,我在报上看到消息后想,反正《大赌场》已经创作完毕,重在参与,拿它去参与投标,能否中标无所谓了。结果,我连写作题纲都未草拟创作出的第一部长篇小说,居然成为2003年贵州省文联首届文学招投标、“五个一工程”中标作品,填补了贵州金融证券长篇小说创作空白。这是我投标时,自己都没有想到的结果,那怕我一向自信。

当时我是中标作者中较为年轻的作者之一,因为这一次长篇小说的中标,我成为了贵州省作家协会会员,完成了自己的作家梦想。然而,也许因为对路遥创作完《平凡的世界》后不多久英年早逝感触颇深,也许我在随后创作的另一部长篇小说《明争暗斗》时,对创作期间废寝忘食的忘我状态深有体会,我对长篇小说创作这种以损害健康为代价的苦行僧式的生活,心有抵触,所以并未如和我同时中标的年轻作者王华那样,在后续的文学创作中继续深耕,创造出更优秀的作品。

或许,于我来说,文学艺术之于我,仅是一种自我的充实和价值的提高,仅是一种身心、灵魂和精神的自我修复和调整的工具。


图5  在中国转折之城转折之楼,我思考着历史和人生


2006年,作为创始人,全球中文第一情客网站情客网正式上线。20078月,贵州千年目投资咨询公司开始运营。然而,公司生不逢时,几个月后的2008年,全球发生金融危机,受影响最大的就是投行及相关行业。苦苦支撑了三年后,因为很多一言难尽的复杂因素,我离开了学习、工作、创业和生活了十多年的贵阳,再次远走他乡。

离开,并不代表梦的终结;离开,而是为了梦更好的开始。

白驹过隙。转眼,人生最灿烂的年华,悄然而逝。

这些年来,生性耿直、嫉恶如仇的我,为了追求自由、正义和公平,不惧贪官污吏,不惧奸商富贾,富贵不能淫,贫贱不能移,威武不能屈,用一身正气,抵制来自社会不良之人的威逼利诱,始终坚守做人的原则和底线,那怕因此伤痕累累,也无怨无悔。

这些年来,虽未饿其体肤,但也苦其心志、劳其筋骨,无乱其所为,亦无大任降于身,却也能心平气和,淡然接受上天的安排。人生,就是人一生的经历和阅历。酸甜苦辣咸五味,远近高低各不同。经历过,努力过,无成论功与失败,不因虚度年华而悔恨,也不因碌碌无为羞耻。

这些年来,不管我处于什么境地,依然力所能及做一些慈善和公益方面的事情。慈善和公益的最高境界是“授人以鱼,不如授之以渔”。为了帮助那些须要得到救助的困难人士和合法权力受到侵犯的弱势群体,有钱时出钱,有力时出力,更多的时候,给他们出思路、出策划、出方法,帮助他们度过难关。

这些年来,无论是作为作家也好,作为独立学者也好,作为证券投资师也好,作为摄影师也好,我从未受聘于任何一家单位,所以我能保持一种说话自由和一种做事自由。因此,我能相对自由地说自己喜欢说的话,做自己喜欢做的事,爱自己喜欢爱的人,研究自己喜欢的东西,写自己喜欢的歌,到自己喜欢的地方旅行,用相机和文字记录自己喜欢记录的东西。


   图6  民族文化也曾是我空闲时喜欢的一个研究方向


   就这样,我活在一种自身的理想和追求中,活在一种乡土情怀家国情怀里。去年,当我发现旅游这个近几年很好的投资方向和较佳的介入时机后,我于去年年底到今年年初开始做旅游线上和线下的市场调查,4月份开始情客网的改版企划,6月份开始网站改版建设,915日,改版后以情客旅行和电子商务为主体的情客网正式上线。

我是一个农民的儿子,我深深爱着那片生我养我的土地,还有那片土地上尚未脱贫的乡民。当旅游扶贫的政策在全国大力推广后,我特别赞成这个“授人以渔”的政策,并践行这个政策。我虽已在他乡安身立命,但因为那份乡土情怀,我把这个旅游项目和后续有关乡村产品开发的项目,放到贵州去做,希望为乡民的脱贫解困尽一份薄力。

如果你我有缘,如果我们有相同的人生观和价值观,欢迎你成为我们合伙人,一起携手,共同追求我们的价值和理想。


+

图7   站在伟人诗歌《长征》前,更体会他另一首词中的句子:雄关漫漫真如铁,而今迈步从头越!


人活着的意义,不只是活着,而是有价值地活着。

心若在,梦就在。我是一个追梦人,为了实现初中时在心里形成的那个“作家梦”和“企业家梦(后升级成投资家梦)”,我不断地将自己清零,不断地粉碎着自己,重塑着自己,苦行僧似地行走在通往人生尽头的路上,而不管前方道路是否坎坷和泥宁,始终风雨兼程,坚定如一。

生命不息,追求不止!


    图8:边旅行,边思考,让身体和灵魂都在路上